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青岛海尔携手KKR梁海山欲解股权谜题

发布时间:2018-09-08 16:56:4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青岛海尔携手KKR 梁海山欲解股权谜题

新人新气象,梁海山就任青岛海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青岛海尔”)董事长后的“第一把火”即出手不凡。

10月10日,青岛海尔午后放量飙升,最终涨停收盘。这得益于9月30日青岛海尔的一则公告,公司已与全球著名私募股权机构KKR(卢森堡)签署战略投资与合作协议,后者拟以现金认购青岛海尔增发约10%股权成为公司战略股东。

这意味着,KKR将成为青岛海尔除海尔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尔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外的第二大股东。这还预示,1984年创业以来,海尔集团长期并不明晰的股权难题有了“破冰”的外部力量。

战略引援

自9月13 日开市起停牌,10月8日复牌,青岛海尔此次引入KKR的重大战略资产重组历时近1个月。

青岛海尔公告显示,该公司将以11.29元/股,向KKR发行2.995亿~3.053亿股青岛海尔股票;若在发行日前,该公司已通过和公告的股权激励计划发生行权,则向KKR非公开发行募集的资金总额将由33.82亿元相应调整至不超过34.47亿元。

如同青岛海尔回复《中国经营报》所称,KKR将成为青岛海尔的“战略股东”,而梁海山接替杨绵绵出任青岛海尔董事长烧的“第一把火”,也堪称战略引援。

青岛海尔的公告显示,引入KKR之前,海尔集团为青岛海尔的实际控制人,直接持有公司19.89%股权,并通过子公司海尔电器国际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尔国际”)持有青岛海尔23.34%的股权;通过一致行动人青岛海尔创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海尔创投”)持有青岛海尔2.98%股权,合计控制青岛海尔46.21%股权。

而引入KKR之后,尽管海尔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青岛海尔股权不低于40.81%,海尔集团仍为控股股东,但创业30年来,这也是海尔第一次引入战略股东。

“2012年底以来,公司进入络化战略阶段,向络化平台型企业方向转型。在转型的过程中,为加速成为全球家电行业的引领企业,公司开始寻找符合自身战略发展需要,拥有全球一流资源的战略合作伙伴和投资者。经过与一些潜在合作伙伴的接触和评估后,公司最为认同KKR的投资理念和外部资源,因此选择 KKR作为公司战略投资者。”海尔集团文化中心外宣负责人回复称。

股权纽带

在为何选择KKR的问题上,青岛海尔称,“为了抓住并充分利用产业发展的契机,更好落实络化、全球化发展战略”,引入KKR“使双方以股权投资为纽带,在全球家电领域内开展战略合作,以满足公司落实发展战略的资源诉求并促进公司尽早实现战略转型,从而进一步巩固本公司在全球家电行业的领先地位。”

海尔集团的回复还表示:“投资者拥有的资源能够给海尔带来的价值,以及投资者秉持的理念和目标是否与海尔相一致,是海尔所关注的。未来,家电行业的趋势是智能化、络化和物联化,海尔要做平台型企业,需要跨行业、跨地域、多层次的外部资源和助力。”

显然,作为海尔“少帅”,梁海山已经意识到仅靠海尔集团自己的实力,海尔实现其全球化、络化和智能化的转型,相当不易。

数据也证明了这些。海尔集团早在2004年即实现了营收额破1000亿元,但截至2012年,海尔集团全球营收额1631亿元,青岛海尔作为海尔集团旗下最主要的家电平台,2012年营收约798.57亿元,而同为家电企业的格力电器等公司已突破营业额1000亿元。

“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股权的多元化会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此次KKR入股,不仅带来资金,而且将决策风险分散化,并对未来的制度改革带来了便利性。”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说。

“未来双方将在战略定位、物联智慧家电、激励制度和绩效考核机制、资本市场和资本结构优化与资金运用、海外业务及并购以及潜在的运营提升等领域进行一系列战略合作,挖掘与提升公司的潜在价值。”青岛海尔公告称。

谜题待解

海尔集团也承认,KKR作为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之一,拥有广泛的全球资源和丰富的跨行业投资运营经验,在提升企业运营绩效、嫁接外部资源方面有独到之处。

“KKR目前持有的被投资公司合计年销售收入超过2000亿美元,其丰富的并购经验和全球触角,未来可以和海尔组成利益共同体进行联合收购,帮助海尔实现外延式增长。”海尔集团官方说。

显然,不仅是公司内部流程梳理和互联化的平台转型,青岛海尔如何突破其1000亿元的营收大关,也成为此次引资的着眼点。

“最关键的是,引入KKR,海尔系的股权谜题就有了破冰的可能。”一位接近青岛海尔核心决策层但不便具名的知情人士告诉,青岛海尔这几年在发展速度上慢于美的、格力等家电企业,股权归属不清、股权激励不到位是内因。

归结而言,海尔集团属于集体所有制企业,但长期以来,因为公司规模过大,股权归属一直是敏感问题,知名学者如郎咸平也曾数次炮轰“海尔国资流失”。

青岛海尔原董事长杨绵绵曾对直言,海尔不是国有企业,但因为“公司大了,不敢分了”。确实,在股权激励方面,由于青岛海尔此前只有海尔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海尔集团与青岛海尔的核心高管是“一套班子、两个牌子”,在相关国家政策未明之前,青岛海尔核心高管在海尔集团支持下,进行巨额股权激励,风险相当高。

宥于此,青岛海尔核心高管的绩效、激励等政策一直低于格力、美的等竞争对手。财报显示,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2012年年薪 475万元、持股2114.88万,副总裁黄辉年薪399万元、持有384.75万股;美的集团整体上市后,董事长方洪波持股 3600万、年薪479.62万元,总裁黄健持股3000万、年薪400.3万元。

而在青岛海尔,杨绵绵2012年薪50万元、持有315万股;梁海山就任董事长后,年薪97万元、持有197.59万股。

差距不言自明。海尔集团的回应亦称,“长远来说,KKR将为海尔带来新的思维和理念,并协助公司进行绩效考核机制优化等工作,这将进一步激发公司管理层团队的活力,对公司管理层团队产生十分积极的影响。”

换言之,引入KKR后,青岛海尔核心管理层的股权激励向行业领先水平靠拢已成定局;而因为有了KKR的支持,海尔集团一家独大的决策风险被分散,将为公司发展带来持久而稳定的动力

青岛海尔携手KKR梁海山欲解股权谜题

。陆刃波所称的“制度改革便利”也在于此。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