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罗红将带环保儿童游非洲

发布时间:2019-01-28 19:59:3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罗红:将带环保儿童游非洲

“我拍摄野生动物的原则是从不骚扰、不干预它们,比如我会趁北极熊母子玩去了,我就钻进熊洞里去体验它们的生活。有时,我们要从动物的角度去观察世界,从动物的立场,去思考世界。”好利来集团总裁、自称“好摄之徒”的摄影家罗红昨天做客京华茶馆,谈起自己拍摄动物的经验时如是说。如今拥有600多家连锁店的罗红称,做蛋糕与玩摄影犹如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推动着他的人生与事业向着更高更远的目标行进。6月4日,罗红获得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颁发的全球气候英雄称号。他下一步计划是,带领2009中国儿童环保绘画大赛一等奖的孩子们前往非洲近距离观赏野生动物。

性情中人想做就做

罗红个子不高,穿着简单,说起话来有着浓浓的四川口音。之前因为刚从联合国总部纽约回来,忙于各种事情的他一下失声说不出话了,活动被迫延迟一周。来到现场,这位性情中的汉子聊到感动之处,眼里泛着泪花。他说,很多事情我都是想到了就去做。

孟广禄将做客茶馆

大型新编史诗京剧《赤壁》将在国家大剧院第三度上演。从首轮演出至今,这部作品已圆满演出20场,场场爆满。本周五下午2点,该剧中曹操的扮演者——著名裘派花脸表演艺术家孟广禄将做客《京华茶馆》,与大家聊聊他眼中的《赤壁》和属于他的京剧人生。想参加活动的读者请登录进行报名。

获得全球气候英雄称号是鼓励

谈起此次获得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等单位联合颁发的“全球气候英雄”称号,罗红激动不已:“全球有五个人获得了这个称号。当我在现场听到这个正式宣布时,真是万分激动,以致该我上台讲话时,我看着稿子上的字都像蝌蚪一样在跳舞,原本我连普通话都不太流畅,这下搞得我差点连四川话都说不清楚了。对一名摄影师和环保主义者来说,能够获得这样的荣誉,并在联合国总部举办摄影展,这是一生中最高的荣誉。”

用摄影作品唤醒大众环保意识

与此同时,应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邀请,“共同的命运·从非洲到北极的野生动物”罗红摄影展也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参观大厅开幕。此次共展出了罗红的三十余幅作品,囊括了他二十多年来摄影作品的精华。从南极到北极,从非洲大陆到中国西部,罗红用自己的镜头捕捉着自然的神奇、山川的壮美以及野生动物的生动瞬间。

罗红说,摄影展开幕当天,就吸引了联合国纽约总部的工作人员纷纷到场观看,很多纽约华人及各国游客也参观了展览。“鉴于参观者对影展的热情,摄影展延期了一个月到本月12日。”罗红说,“这次展览最让我欣慰的是,我的作品可以面向全世界的人,呼吁环保,唤醒人们环保意识,让更多的人热爱动物、保护环境。如此我们的地球才变得更加美丽。”

非洲像块磁石一样吸引着我

罗红说,非洲就像一个巨大的磁石,当他第一次踏上那片土地时,就被那里的风光紧紧吸引住。“当时我先去拍的是海岸线,但等到拍摄进入尾声时,又被那里的野生动物所吸引。非洲真是野生动物的天堂,在那里,栖息着世界种类最多、数量最庞大的野生动物群。风景、人与动物呈现出无比和谐的美丽。它就像一本耐看的大书,无论何时从何处翻开来看,它都能吸引你看下去。”

罗红第一次与野生动物亲密接触是在南非开普敦的格鲁格国家公园,“狮子、猎豹、长颈鹿、河马、角马等野生动物尽情地在草丛、树林中穿梭,人与动物相安无事。那里动物园的动物,一个个都在好奇地看着你。”从开始端起相机拍摄长颈鹿那刻起,罗红就爱上了非洲野生动物。

跟拍猎豹三天后收到“警告”

14年间,罗红一共到达非洲23次,足迹遍及非洲近十个国家。罗红的镜头捕捉了非洲壮美的自然景观和众多的野生动物形成的一幅幅动人画面。三年前,罗红在北京地铁车站里展出的那些野生动物的照片,给乘客们带来美的享受。

拍摄出这些让人叹为观止的照片,罗红付出了万般艰辛。罗红说,一次在非洲乘敞篷车连续三天跟拍三只猎豹,“最后一天,一只雄豹突然冲着我们的车过来了,我和助手每人怀里抱一把三角架,如果猎豹要跳上车来攻击我们,就用三角架把它给顶下去。好在猎豹没有攻击我们,绕着车转了两圈,冲着固定在车后的备胎,一阵抓扯,直到将包裹备胎的帆布抓得伤痕累累后,才扬长而去。我们当时想

罗红将带环保儿童游非洲

,或许它并不想伤害我们,似乎只是提醒我们说‘别跟了,再跟我就不客气了。’”

拍摄母象后险些遭群象包围

另一次印象深刻的遇险是乘车追拍母象的经历。罗红至今心有余悸:“我们跟拍了一阵后,母象恼怒了,抬头发出凄厉的叫声。此时经验丰富的导游赶忙让司机紧急倒车,来不及掉头的车急忙向后退去了几百米才停住。等退到安全地方后,导游告诉我说,母象刚才是在招呼象群,就在我们撤退时,象群已对我们之前的位置形成了包围圈。若不是及时撤退,真不知会发生什么。”此外,为了尽可能接近拍摄对象,罗红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有一次,直升机在离地面6米的高度坠落,罗红和飞行员都吓出一身冷汗,但他还是坚持请求朋友帮忙安排一架直升机过来,以便拍摄沙漠箭羚。

尽管拍了大量为人称道的好照片,但罗红从来不参加国内外的各种摄影大赛的评选,他只希望人们在欣赏他的摄影作品时,能够通过这些画面,倾听到来自大自然的呼唤,从而加入到保护大自然的行列中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