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家居

京郊离不烧煤还有多少日子

发布时间:2018-09-08 17:14:3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京郊离不烧煤还有多少日子

广袤的京郊大地,农民世世代代靠着烧煤取暖、做饭。今年冬天,京郊188个村彻底与燃煤告别,改用清洁能源取暖。

这为北京的蓝天做了多少贡献?专家对减煤量进行核算,约减少了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粉尘等污染物排放两千余吨。

眼下京郊仍在烧煤的还有3278个村,这些村庄彻底不再燃煤会在哪一天?为此,政府和人民都在不懈努力,我们相信这一天将很快到来。

1.188个村告别烧煤取暖

上周末,大兴区朱庄村陈俊荣家,室内的温度表上显示着22℃,摆在客厅的山茶花已经吐出了骨朵。望着窗上的哈气,陈俊荣感慨多亏改了电取暖,不然今年这冬可不好过。

过去朱庄村全村400多户都靠烧煤取暖,最早填柴火、烧土炕,后来又烧煤供着土暖气。说起烧煤,陈俊荣有吐不完的苦水,又脏又累,还烧不热。

每年到了冬天,就是陈俊荣最发愁的时候,家家谁不犯怵烧炉子?一簸箕煤倒下去,飞得一头黑沫子,没人愿意去填火。大晚上睡觉前,还得披着大衣出来加一次煤,冷得直哆嗦。

烧煤取暖的效果也并不如意。现在这种天,豁出去煤,可劲儿烧,屋里也就十多度。到家都没法儿脱羽绒服,晚上一家子早早就钻被窝里了。陈俊荣说,过去一个取暖季,家里要烧掉五六吨煤,可还是比不上现在暖和。

被烧煤的脏累所困扰的,不光是陈俊荣一家。本市农村地区冬季取暖户据调查统计有146万户。熏黑的屋墙、呛人的煤烟、成堆的煤渣成为许多京郊百姓的困扰,也给冬日的山村,蒙上了一层烟尘。

让世世代代烧煤的村民可以过上干净温暖的日子,就必须告别燃煤。

去年,电力公司对朱庄全村电进行改造升级,家家户户换上了电取暖设备:有用蓄能式电暖气的,夜里开8个小时,白天关了,一整天都热乎着;还有家庭用地暖,除了装修铺地砖的钱

京郊离不烧煤还有多少日子

,其余设备都由政府承担,村民不用多掏一分钱,就告别了煤炉子。

冬季走在村间小路上,房前屋后不见了煤堆煤渣,天空中也不再飘散着黑煤烟,到处透着干净、清爽。

村干部给算了笔账,以前居民用煤取暖,户均消耗2.5吨燃煤,约1500元左右,煤改电后,一个取暖季,户均用电量1991度,其中约有1666度为谷段用电。按照今年电价补贴政策,每户花费不足一千元,就能度过一个清洁又温暖的冬天。

今年,全市有188个村的5万户居民,都用上了电取暖。目前经过煤改电告别燃煤的农户累计已达近15万户,约减少了45万吨煤的燃烧。此外,还有24个村庄7000多户村民通过煤改气工程,用上了清洁的天然气取暖。随着农村地区送气下乡,郊区90万户农村住户全部使用上了政府补贴液化石油气,农村烧水做饭结束了烧煤烧柴的历史。

2.政府年投10亿减换燃煤

京郊近两百村庄不再烧煤,这为北京空气质量的改善,带来了不小的贡献。

北京市2015年的煤炭消费总量初步统计大约1200万吨,这个数字已经比2012年削减了1100万吨左右。经计算,相当于减少二氧化硫排放33000吨、氮氧化物排放41250吨、粉尘排放82500吨。

北京市环保局发布的PM2.5源解析中显示,燃煤在PM2.5北京本地排放源中居第2位,几乎所有的二氧化硫来源于燃煤。对采暖季而言,重污染发生时,PM2.5浓度迅速爬升,六成源于燃煤。而其中劣质煤的危害尤甚,仅从二氧化硫一项看,劣质煤的排放量就是优质煤的十倍。

2014年7月,服役半个世纪之久的大唐国际高井热电厂的6台燃煤机组全部关停,开启了北京关停大型燃煤热电厂的序幕。紧接着,另两个燃煤大户京能石景山和北京国华燃煤热电厂于去年3月关停,本市最后一座大型燃煤热电厂华能热电厂也将在今年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城区集中供暖摆脱烧煤,实现清洁化,农村地区的减煤任务则更为繁重。

本市燃煤消耗量中,郊区比例占到3/4以上。相比电厂用煤,民用燃煤缺少相应的除烟除尘措施,燃烧产物低空直排,造成的污染更为严重。有数据表明,农村烧1吨煤比大电厂清洁燃煤50吨排放的污染物还要多。

为了治理农村地区燃煤污染,本市从2013年起启动了减煤换煤清洁空气行动,针对全市146万户农村户籍住户,计划压减430万吨燃煤。

农户每减换一吨优质燃煤,市财政奖励200元,区财政再补贴200到500元。对煤改电农户,在谷价基础上,市、区财政又每度电各补贴0.1元。

政府在治理散煤上投入了多少钱?市新农办村镇处相关负责人给算了一笔账。煤改气市财政三年来在农村地区更换优质燃煤、炉具、电取暖设备上的投入约为13亿元,各区财政补贴约16亿元,再加上煤改清洁能源中电力公司和燃气公司的投入,平均每年政府要用于减煤换煤的钱超过10亿元。

3.散煤贩与政府打游击

政府投入如此大的人财物力,更换劣质燃煤,然而在农村个别地区,黑煤场和流动商贩却依然在与政府打游击。

通州区台湖镇周坡庄村,几乎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码放着写有无烟型煤的粉红色编织袋。77岁的老村民刘玉明告诉,家里早就用上政府补贴的优质型煤了,好用又便宜,不呛眼睛,一吨才掏250块钱。可村里偶尔还有煤贩子偷偷摸摸地光顾。

以买煤村民的身份拨通了煤贩子的,对方的热情让颇为吃惊。煤贩子说,要买煤随时都有,多少没限制,可以送货上门。担心地问,最近村里查得严,万一被抓咋办?煤贩子说,没关系,可以晚上送货。

台湖已经在全镇更换优质型煤,今年还要成为无煤镇。村干部说,但神出鬼没、屡禁不止的煤贩子让他们着实头疼。就在一个多月前,全镇还集中打击了徐庄、垛子、口子等村的劣质煤销售户,镇里对此设立了举报制度,号召村民严防黑煤贩入村。

执法人员告诉,煤贩子一般不会摆出煤堆、煤摊。但在一些高架桥下、路边的大树下的隐蔽角落,偶尔还能找到煤贩子的广告牌。

对此,政府专门出台了《北京市农村地区劣质民用燃煤治理工作方案》,并屡出重拳,打击无照经营劣质煤、公共场所流动商贩无照售煤等行为。

村镇也严设关卡、日日巡查,严防劣质煤、散煤流入村庄:昌平区的白庙村为此安装了街门,设置岗亭,在村子的6个进出口严查每辆进村车辆;通州台湖镇村村都划分了格,地毯式排查,一旦发现劣质煤,当场没收;大兴区政府聘请了第三方公司作为巡逻队,每天检查

部分乡镇相关负责人坦言,要彻底杜绝黑煤场和流动商贩,的确需要时间。

煤贩子行踪不定,遇到执法检查便人去楼空,执法人员撤离后,又立即死灰复燃。黑煤场往往分布在北京与河北交界地区,生产者跨区逃窜,给执法造成困难。

政策上的交叉空白,也给了煤贩子可乘之机。该负责人解释道,由于打击散煤贩卖涉及生产、运输、贩卖等多个环节,也对应了多个管理部门。比如质监部门负责检查生产,工商部门负责检查营业执照,城管负责管理流商贩卖。

4.城乡结合部成散煤重灾区

经过三年多农村地区减煤换煤,本市总共压减了散煤400多万吨,如今散煤污染的重灾区在城乡结合部。

上周末,走进大兴区旧桥路上一家川湘菜馆。天气寒冷,餐馆内烧起了小煤炉。老板娘说,煤是从煤贩子手里买的,至于是不是优质煤,她表示并不清楚。

问她是否知道有政府补贴的优质煤,老板娘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们是外地来的,有也不会给我们吧。这位陕西来的老板娘在此开店已经有两年多,一直通过打买煤。如果能有政府补贴的优质煤,又便宜,当然好。

过去政府减煤换煤,主要针对农村户籍人口,城乡结合部的出租户和小散工商企业,曾经是减煤换煤的盲区。

去年9月,曾经的盲区有救了。市政府专门启动了城乡结合部散煤治理,计划用三年时间,出重拳治理城乡结合部劣质煤燃烧问题。非户籍人口如今也能享受市财政200元每吨的补贴标准。各区还加大了补贴力度,使散煤使用户实现应换尽换。

城乡结合部的劣质散煤使用者主要来自两个群体:一是居民出租户取暖用煤。二是工商小企业。据市新农办资料,目前,本市城乡结合部地区出租户和住宿餐饮、小市场、小超市等小企业的年用煤量约为130万吨。六环外延1公里以内,还有600多个村庄约19万户冬季取暖用煤。一些农户自建的出租房屋达几十间,冬季取暖用小锅炉,散烧燃煤量大幅度增加,年用煤量100多万吨。

这些地区正在使用的劣质散煤,将逐渐被政府补贴的优质型煤替代,或直接改为清洁能源。

上月,随着一根根烟囱轰然倒地,曾经工业大院聚集的通州区西集镇拆掉了160余台茶浴炉、大灶。剩余的155台燃煤锅炉要么彻底拆除,要么改烧清洁能源。总之,不再使用燃煤。

为彻底切断城乡结合部散煤使用根源,本市还将结合非首都功能疏解,对小散企业实行能关停的关停,能疏解的疏解,能改清洁能源的改清洁能源。

5.京郊未来将彻底实现无煤

不论是拆除热电厂,改建热电中心清洁供暖,还是为农村地区更换优质燃煤,燃煤带来的大气污染依旧困扰着北京。

市新农办介绍,目前本市八成农户依旧在使用燃煤。将劣质散煤更换为优质型煤,始终不是治根治本之道,消除燃煤带来的大气污染,最根本的方法,是彻底取消燃煤排放,全部改为清洁能源替代。

门头沟区山沟沟里的东马各庄村,今年冬天不见了袅袅炊烟。

几年前,村里曾经更换过政府补贴的优质型煤。今年,供电部门对村电进行了增容改造,村里彻底告别燃煤,全部改用空气源热泵取暖。

高永珍老人家里安上了空气源热泵,长相类似空调,室外有一台排风挂机,室内的电加热器就安装在洗手间里,设置好温度,需要时按一下按钮,就能开始取暖,室内总能维持在20℃以上。

仅今年一个取暖季,东马各庄全村140户村民就减少了燃煤500多吨。

新能源的取暖效率高,技术人员介绍,使用空气源热泵取暖,1度电可达到空调使用3度的效果,加上政府的补贴电每度才1毛钱,估算下来,一户一个取暖季1万度电足够用,满打满算只需1000元。

这种新能源取暖的方式在京郊还有很多村在尝试。一户投上2万元更换空气源热泵设备,室内温度就能维持在15℃以上,一个100平方米的农户一冬天花费不超过2000元,而换做过去,需要三四吨燃煤的量。新能源取暖让村民既少花了钱,还消除了污染物排放。

随着电扩容改造,燃气管线铺设等基础设施升级,越来越多的农村地区正在走上告别烧燃煤的道路。

政府通过各种补贴奖励政策,推广新能源利用:针对安装空气源热泵农户,市财政每户补贴1.2万元,区财政补贴6千至1.2万元;农户安装太阳能采暖设备,市发改委固定资产投资承担30%,农户或村集体承担三分之一,剩余由区政府承担。

新能源替代燃煤,正在成为北京市的大趋势。今年,本市又将有400个村庄,告别烧煤取暖,改换清洁能源。目前东、西城区已经实现了无煤化,到明年,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四区也将实现无煤化。按照统计,目前京郊仍在使用烧煤取暖的村庄有3278个。本市将在五年内,逐步对这些村庄进行清洁能源替代,到2020年,本市平原地区的村庄,将全部改用清洁能源,彻底实现无煤。

标签: